早上,
有個男人在我耳邊輕聲說,『制水了,等下沒有水沖涼了哦。』
我懶懶的回了聲,『嗯。』,又睡回我的大頭覺。
那個男人再抱抱我,又開口說,『我去煮熱水給你沖涼。』

我沒有搭理他。
我繼續睡我的覺。

男人弄好了沖澡水才回到小床邊挖我起身,拖進浴室。
等我『埋』好了位,男人就幫我洗頭。

水很冷。
心,卻很暖。

洗好了頭以後,男人退開浴室。
留我繼續我未完成的冲澡。

我們常常互相欺負。
總少不了剑拔弩张。

會迷茫,也會埋怨。
難過時也有想放棄想離開的念頭。

卻沒有一次真的走得開。

兩個人一起,是不是就是這樣。
明明看不順眼對方,明明互相折磨,卻還是在一起,還要在一起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Tey 的頭像
BTey

羯尔·藏宝图

BT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