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有勇氣再次踏入這條巷子。
她腳步輕盈,像個好奇寶寶似的不斷東瞧瞧、西望望,自個兒欣賞起沿途的風景來。

牆上的漆都斑駁了。

人事物皆非,唯一沒變的是他的鋪子還是那麼雜亂。
濃濃的木屑味,粉粉的空氣,都那麼熟悉……

回憶倒帶,無數的曾經在腦裡重複放映。
她微彎了嘴角。心中沒有忐忑,只有雲淡風輕。

這一次,就好好的告別吧。
就讓她好好的跟她的初戀說再見吧。

踩著輕快的腳步,手裡托著還熱烘烘的外賣批薩盒。
夏威夷口味,屬於他和她的回憶。

站在他的鋪子前,她看到了一個忙碌的身影。
那個人,似乎沒有發現她的存在。

視線焦在他的身上幾秒,她緩緩開口。
『嘿,好久不見。』
她朝著工作台旁忙碌的人喊道。

 隱隱聽到有人在叫喚,他抬頭尋找聲音的來源。
「小妹?」他呆了三秒,開口。
『一起吃吧?』他微微舉高手裡的外賣批薩盒,說道。
「好。」他笑了。 

他接過她的外賣盒,在工作台旁挪出了一個小位,再把外賣盒放到那個清空了的位子上。
然後,轉身往儲藏室搬出一張佈滿塵埃的木椅子。
「你等我一下,我去洗個手,還有拿個抹布擦擦這張椅子。」
語畢,就轉身前往洗手間。

看著那張木椅子,她怔住了。
那是以前她常往鋪裡跑時,沒有椅子坐,吵著他特別為她釘製的。
從洗手間出來,清理好那張佈滿塵埃的木椅子後,兩個人開始分享那份夏威夷口味的批薩。
誰也不打算開口,兩個人默默無言,安靜的品嚐著記憶裡的那個味道。

十分鐘後。

他開口了。
「你……好嗎?」他漫不經心的問著。
『嗯。你呢?』她滿嘴塞著批薩,含糊的應到。
「老樣子。」他淡淡的掃了她一眼後,視線停在門外飄著淡淡細雨的街道。 

 一陣靜默。

『我要結婚了。』
她突然開口。
有那麼一秒,她似乎在他的眼裡捕捉到了一些情緒。
似乎。

『你……曾經喜歡過我嗎?或者說,你曾經有那麼一秒對我動心過嗎?』
『你可以直說。』
語畢,她俏皮的對他眨一眨眼。

他沉默了一下,深深的看進她的瞳孔。
他在她的眼瞳裡看見了自己的倒影。
「我喜歡你。就像……喜歡自己的妹妹一樣的那種喜歡。」
他對著她,溫暖一笑。
 

『哈,我終於聽到我等了很久的答案。』
『我可以安心去結婚了。呵呵』
『其實……我曾經喜歡你,曾經。』
她定定的看著他。
而他,只是沉默。

兩個人又陷入了相對無言的境地。
『飽了,我吃飽了。』
把最後一塊批薩塞入口中,她正想轉身拿起面紙時,面紙已經遞在眼前。

他很自然的抽了一張面紙遞給她,就像以前一樣。
是的,就像以前一樣。
可是有些東西已經不再一樣了。

『我要走了。』
『這是我的結婚喜帖,到時候要準時出席哦。』
她從包包裡拿出一張
A5 size的紅色信封。 

打開信封,是明信片式的請帖。正面是新娘幸福的勾著新郎的結婚照,背面是新郎新娘與雙方家長的名字,喜宴的日期與地址,還有手繪的地圖。
眼睛都在微笑的新娘,好美。

掃了眼喜宴的時間後,他以聽不出任何的情緒的語調,開了口。

「我……應該沒辦法出席,最近在趕一批貨。」
『嗯,沒關係。我知道了。』她牽了牽嘴角,對於他的拒絕沒有太多的驚訝。
「祝你幸福。」他真摯的說。
『謝謝,你也一樣。』她梨渦淺笑。
『我走了,掰。』
「再見。

她揮揮手,給了他一個最燦爛的笑容,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。
她知道,她的幸福不在這裡,從很久以前她就知道了。

她的幸福,不會是他。

原本飄著細雨的天空,此時出了大太陽。
天空的另一頭,看到了彩虹。
她拔腿狂奔,追著彩虹,她知道那是她的幸福方向。

怔怔的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他只能在心底默默祝福。
她要的幸福,他給不起。

你要幸福,你要快樂,我最愛的小妹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Tey 的頭像
BTey

羯尔·藏宝图

BT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